10年前,笔者带着5岁的儿子飘洋过海,来到韩借丈夫的家乡定居的作家立花志音。伴随儿子的成长,笔者将自己观察到的韩国社会奇闻异事写成专栏。这次要来讨论的是韩国学校的阶级制度,根据居住公寓的价格,来决定孩子在学校的阶级排名。